首页»交流之窗» 教师之声
我在丹麦北部教中文
        我在丹麦奥尔堡大学创新学习孔子学院(孔院)已任教三年零四个月。丹麦是一个总人口仅占北京市人口五分之一的北欧小国。到来之前,我对丹麦的了解十分有限,只记得国内媒体提过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和儿时童书上的安徒生童话;不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与现状,也没听说过我将前往的丹麦第四大城市——奥尔堡。奥尔堡位于丹麦日德兰半岛北部,距离丹麦最北端仅两个小时车程。这儿人烟稀少,但历史悠久。如丹麦之于我之陌生一样,北日德兰地区的人们对于中国的了解也微乎其微。来到这儿,我便加入了孔院的中国语言文化“开荒”队伍。我在本地的汉语言文化教学就像我对这座古城的熟悉过程一样,经历了新鲜期、挑战期,并到达了收获期。
新鲜期:“中文和中国文化真是太有趣了!”
我在丹麦的教学始于孔院的第一次“中国周”活动。顾名思义,此类活动仅持续一周,每天三至五个小时,学生们在有限时间里集中体验中国语言及文化。为了激发学生们的学习兴趣,让更多的学校开设中文课,我与丹麦同事在活动前期反复开会做准备。因缺乏在中小学的教学经验及用英语授课的经验,活动前一周我紧张而茫然。为了让学生们既能学到专业知识又能体验学习乐趣,我设计了介绍中国、汉字、拼音及日常用语等教学内容,并配以“掷骰子”、“打苍蝇”、踢毽子、打乒乓球及吃火锅等活动。学生们在活动之前,大多只知道长城,中国人口多,以及许多日常用品由中国制造等常识,此次活动让他们感到非常新奇有趣。在那一周里,学生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来自异国他乡的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个外国老师不同于平常的课堂展示,兴致勃勃地尝试踢中国毽子,热热闹闹地吃中国火锅。他们对活动的满意让我的一颗悬着的心慢慢地放了下去,也让我尝到了一点点初战告捷的喜悦。那段时间,学生和我对对方都有一种新鲜感,各种语言文化教学活动留给大家的都是新鲜和惊喜。
挑战期:“为什么我们不以做项目的形式来学习中国历史呢?”
在丹麦三年多的教学实践里,我遇到了许多挑战,有语言、文化方面的沟通障碍,有课程种类繁多却无相关教材的挑战,也接受过个性调皮的学生的挑战,但让我感受最深的挑战还是我们的教学方法与学生学习习惯的不符,以及如何保持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记得来到丹麦半年多后,某学校在开展“中国周”之后,有意开设一个介绍中国社会、历史及制度的“长期”课程。课程面向七、八年级学生,持续十周,每周两个小时,是该学校的课外必修课之一。这个主题对我来说很陌生。根据校方提及的期望,我计划了相关课程内容,包括介绍中国教育体制和学校生活,中国历史,中国地理等内容,并适当添加一些语言教学。课程负责人Lene对我的计划很赞同,她认为学生可以学习到许多有关中国的知识,而不只是语言。Lene作为助教也全程参与了课程教学。每周我会向Lene咨询学生满意度。可能由于个人兴趣及礼貌,Lene每次都被我的教学内容所吸引,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也表示学生对课程很满意。可是根据我自己的观察,学生的上课积极性并不是很高,课堂气氛不够活跃,往日常见的新鲜喜悦的表情也消失了,特别是在介绍中国历史的那一课。那一课我用许多栩栩如生的图片展示了中国各朝代的简史,也用生动的故事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作为中国人,讲到自己国家的历史,我心情非常激动,一旁的Lene也兴奋不已。可是大部分学生却一知半解,面无表情,似乎一直在等待下课的那一分钟。那堂历史课结束后,我的心情很低落。我以为学生对类似的内容并不感兴趣,便与Lene商量并修改了后几课的教学计划,大量增加了我所擅长的语言教学的分量。课程结束后,在一次学生采访中,学生讲到,他们很高兴能够在短短的十周内能学到这么多知识,且非常喜欢语言教学部分,但对于文化知识部分,他们问到“为什么我们不以做项目的形式来学习中国历史呢”,我们可以先分组学习,自己动手动脑,最后作项目汇报,就像我们学习欧洲历史一样。听到学生的反馈,我百感交集。原来对学生积极性产生消极影响的不是教学内容而是教学方法。我只关注内容,忽略了方式方法,以“填鸭式”的教学方式向他们传授大量信息,并期待学生们听了就能理解并记住所有内容,这不就是我个人最反对的以教师或教材为中心的教学方法吗?
丹麦的教育体制与许多国家不一样。作为丹麦福利制度的一部分,丹麦几乎所有教育都是免费的,九年制义务教育更是如此。丹麦中小学注重培养学生的公民意识和综合能力,而不是学生的学习成绩。学生们没有考试或升学压力,也就可能相应地缺少了学习动力。这对我们的中文课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如果我们的教学或教学方法不合时宜,就会挫伤学生的学习积极性,甚至导致学生退课。
收获期:“这是我大学五年里上过的最好的一门课!”
经过一年多的实践,我慢慢适应了丹麦的学校体制和学生的学习习惯,也研究了激发学生学习兴趣的各种方法,收获了许多。在奥尔堡大学中文选修课里,我和我的同事们设计了不同的学习任务和项目,注重开发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法,受到了课程负责人和学生们的一致好评。每到学期末,学生们常常反馈如下:“这是我大学五年里上过的最好的一门课!”“我下学期还想选中文课!”“我在这门课里学到了许多有用有趣的知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去中国旅游或留学!”等等。在中小学里,我注意到学生的年龄和知识储备因素,将任务教学与游戏教学相结合,向学生们传授生动有趣、贴近生活的学习内容,也受到了学生们的欢迎。在近期几次教学活动后,学校在学生们的要求下主动提出了增加授课次数,学生们也纷纷询问:“为什么我们不早点开设中文课呢?”
“您知道奥尔堡哪所高中有中文课吗?我上高中后想继续学中文!”“老师,以后还是您来教我们吗?”收获期的甜蜜和喜悦让我感受到了这份工作的意义和责任的重大,也激发了我的热情。
三年多来的经历和感受不是一言两语能道尽。我为能有机会到丹麦传播中国语言和文化感到很荣幸,也感到自豪。我热爱我的工作,更爱祖国灿烂的语言文化!
(丹麦奥尔堡大学创新学习孔子学院外派教师 阮幼津 供稿)

©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孔子学院管理处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Email: cll@bnu.edu.cn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