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交流之窗» 教师之声
幸福国度的执教生活
        在联合国公布的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中,北欧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区,其中丹麦名列第一,被认为民众幸福指数最高。看来,除了是童话王国,丹麦还是这世上让人向往的幸福国度。于我而言,能在最美的青春年华,执教于这个美丽国度,积累丰富的教学经验,扩展并丰富自己的内心世界,的确为人生一大幸事。
关键词:教学及文化开展
作为一名汉语教师,生活的主旋律为汉语语言及文化教学及活动开展。执教期间的教学活动形式多样,足迹从所在城市奥尔堡延伸到了丹麦北日德兰岛的其他城市和地区。所进行教学的场所既有职业技术学校(EUC Nord)、一般中小学及大学,也包含一些非政府机构等。与多数热爱教学和与学生相处的其他汉语教师一样,教学是一件能让人提神、醒脑,“打鸡血”般兴奋的事情。无论是面对童真、可爱的孩子,还是更沉稳、内敛的大学生,抑或是有些叛逆、处于青春期的中学生,我们或许会改变教学方式,会重新设计教学内容及活动,但不变的是对设计新课程内容和活动的期待,与学生见面的兴奋,课上积攒的热情与耐心,讲台上的精力充沛与神采奕奕,或完成教学后回家路上的“喜形于色”。对于所有热衷教学或热爱教师这门职业的人而言,定能体会这其中的快乐。
大学的中文课是我的常规教学,也是带给我很多灵感,并让我逐渐将教学与科研合为一体的重要教学经历。当面对一群与你年龄相仿的成年人,来自不同专业背景,个个都极有主见和想法,从小就周游很多地方,见识较广,对老师而言,这的确是一种挑战和压力。因此,了解他们的学习需求、此前相关的学习经历及对这门课程的期待尤为重要。因此,在我们外方院长的带领下,我们针对选修大学中文课的学生设计了一项问卷调查设计。在更好的掌握了他们的背景及对该门课的期待后,我在设计课程时心里更有底,也能兼顾到学生的需求。台上的一个半小时课程,其实意味着老师在课前至少三四倍的备课时间,来设计整个课的主题及内容、教学及文化任务。此外,我还要兼顾这所大学特有的“PBL”Project or Problem -based-Learning)模式,即基于问题的学习基于项目的学习的教育及文化传统,要注重让学生在解决问题中及小组合作中学习。
在常规教学之外,为期一周的中国文化周也是我负责及参与的重要教学。文化周形式也丰富多样:有全校性、全年级性质的文化周,一个班级的教学及活动。对本地区某些从未开设中文课的学校而言,这类文化周既是提升学校国际性的方式,也是让学生直接了解并体验中国文化的重要机会。
各种教学经验让我在教学方法和授课技巧上有提高,开始反思从前根深蒂固的教学方法及模式。在此过程中,经验的积累让我更能读懂丹麦学生及学校的教育文化,形成适合他们的教学风格。另外,将汉语教学的实践与有关教学法及教师发展相关的研究相结合则丰富了对教师身份的理解。
关键词:丹麦学生
硕士曾在北师大学习比较教育学的经历,让我在分析某国学校教育体制及特点时习惯将其与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甚至该国的国民特性相联系。值得注意的是,将一个国家所有人归纳为具备某一共同性格特点过于武断和片面,但不可否认能从大多数人身上抽离出一些共同特质。
教学本身让我有机会接触最多的便是学校里各年龄阶段的学生、不同性质学校各科目老师、孔院所在大学学院的丹麦同事等。从与这些人群的相处中能总结出不同群体的一些特性。首先,与我接触最多的是丹麦学生,在我眼里,他们内敛、羞涩,独立、有主见,有礼貌,注重团队合作,具有批判性和创新性。
         经过一定时间的教学,我发现北欧人的内敛、害羞、不善言辞的特性在我的学生当中有所体现。具体表现在,不同于中国学生,丹麦学生多数时候是比较害羞,不会争相主动举手回答问题,尤其是在教学的最初阶段,即使老师非常耐心的诱导学生融入课堂,但多数时候学生们都会以安静的方式参与课堂。虽然最初开始教学时,当我每次都以极高的兴致和状态开始,却在课堂中面临一些学生无比害羞,惧怕回答问题或参与活动的情况,心里难免有些小失落。但最后,我渐渐明白,他们的害羞并非是对课堂参与的否定,或对活动的不感兴趣,因为当我换一种方式,让他们不用上台,也不用单独回答,而是以小组活动形式在底下练习的时候,学生们基本上都能很积极、主动地参与进来。后来,我也逐渐认识到他们的性格及上课的惯常方式,并摸索出了通过开玩笑或者讲一些有趣的故事,并非常耐心而认真的赞扬与肯定每位学生,尤其是课堂上回答错误或非常胆小害羞的学生。久而久之,课堂气氛便会非常轻松,学生们也就能够放开的参与,而不惧怕犯错。丹麦学生的害羞还体现在即使非常优秀和出类拔萃,他们最不愿意也不喜欢的便是过于的与他人表现的不一样,或区分出优劣。学习比较好,学习进度更快的学生无论在课上或课下,表现总是特别的“低调”。这或许也与他们生活中渗透的人人平等的思想不无关系。当然,这只是一己之谈,或许其他人意见不一。
 
新年文化活动:                                          学校文化周:
当地民众及留学生学习简单汉字               学生展示自己最喜欢的太极拳招式

在与丹麦学生相处中,我还学会了如何对待一个个独立而有主见的学生。无论学生年龄如何,我慢慢领会了盛行于丹麦家庭与学校中的一种协商文化(Negotiation culture)。一定要发自内心的尊重学生,把他们当做有独立思想的个体与之交流。凡事多征询他们的想法及建议,在涉及有关学生的一些决定时,一定要多考虑他们会怎么想,他们是否愿意这么做,并且接受和喜欢。这是我从丹麦师生之间学到的极为重要的一点,将学生平等待之。因为生活中学生与自己的老师都是名字相称。
在这里,我还了解到,不要期待丹麦学生会像国内孩子那般刻苦而努力的学习,并百分之百完成你之前布置的家庭作业。这是一群从小就“放养”的孩子,即使是父母,也对他们孩子的学习不会过多干预,一切都以孩子自己的兴趣或喜好为重。因此,作为老师的我也慢慢的不如曾经“野心勃勃”,不会将每节课学生记住多少个字词句作为重心。而是把保持学生们在课上的愉悦心情和体验看做首要考虑因素。我相信,只有当学生们学的开心,对中国语言及文化有兴趣了,才会愿意继续的学下去。另外,就是努力让他们以开放的心态了解中国文化。
不可否认每个班级总会有一些比较顽皮的学生,但我遇到的大多数学生都非常有教养,有礼貌。即使是很小的事情,学生们都会与你道谢;甚至下课后,学生们也会走到你的身边,礼貌的过来问好并道别。要知道,丹麦学生在家中,对自己父母为其准备三餐都会说声谢谢。当我在课上告知他们,我们中国人很少向父母道谢时,他们极为不解。当然,这其中体现出了某些方面中西方文化的差异。
丹麦学生独立而有主见,但同时也注重团队合作。这与丹麦学校教育传统里对学生团队合作精神培养的重视。上至大学,如我所在孔院的奥尔堡大学,下至中小学,学校都极为注重培养学生平时的小组活动和项目,因此小组活动和合作,即group work,已成为教学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关键词:环境、生活
我所在城市奥尔堡虽为丹麦第四大城市,但人口总数为二十万左右。和丹麦其他地方一样,奥尔堡空气清新,森林覆盖率高。冬天,即使天气阴霾,日照较少,但银装白雪也别有一番景象,像极了梦中的雪白童话世界。夏天,蓝天白云,万物复苏,便可领略田园般的诗情画意;或在海边,吹着海风,感受夏季的清凉。靠着海岸的奥尔堡,夏天到来时,海边便人头攒动,有些是全家出动,带上一块毯子与一些食物,往地上一铺,侧身一躺,充分享受这难得的日光浴。我无比喜欢这里的夏季,喜欢或慢悠悠的骑着车,或迈着轻松的步伐散步海边,去看那晚上十点多的夕阳西下,听海鸥调皮的叫声。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而舒心,似乎没有了黑暗。由于在北丹麦地区,纬度较高,到了夏季,日照时间变得尤为长,夜晚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其他时间,基本都是阳关普照。这憋了大半个冬天的阳光全都在这个夏季放肆的照耀,终于让我们得到了补偿。也难怪丹麦人纷纷都出来享受阳光浴。
由于城市不算大,这里的居住环境非常好,看不到明显人为污染的痕迹,而公园及树林,或供孩子们运动的绿茵场却不少,在寒冷的冬天,草地的一抹绿色带给人们一丝丝新意。这里,足球可是这里小孩们最喜欢的运动之一,是名副其实的民众运动。  
        丹麦人总体生活方式比较健康,热爱运动;除了足球,手球、游泳、跑步也是很多人热衷的运动。不分男女老少都注重锻炼身体,即使是老人,也会经常看到他们装备极其齐全,在外面跑步,或者在游泳馆游泳;学校的孩子们健身非常强,由于放学较早,学生们有大量的课后时间, Fitness world之类的健身房在年轻人中大受欢迎。

奥尔堡市某小镇                             奥尔堡城市中心一景
 
结语:
在丹麦执教和生活的经历及感触还很多,仅仅几页纸似乎并不够诉说这其中的丰富。但有一点毫无疑问,这段经历是人生的宝贵财富,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我对自己和周围世界的认知。
(丹麦奥尔堡大学创新学习孔子学院外派教师 王黎 供稿)

©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孔子学院管理处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Email: cll@bnu.edu.cn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