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交流之窗» 志愿者之声
最初的梦想
    今天在Tolentino上课,讲如何描述工作,生词讲罢,我便问孩子们以后想从事什么工作。
    班里一共有5名学生,都是14岁,三女两男,女生活跃,男生腼腆。
    记得还未开学时,提前去学校探路,以防我这个路痴记不清楚。迎面走来两个漂亮的女孩儿,认出和我同去的佳,上来给我们一个热情的拥抱,炫耀般的和我说“你好!”,然后一个一个告诉我她们的中文名,我忐忑的心情一下子消失的影无踪,不由得生出几分期盼。
    前两节相当给我面子,学生们安静的有些木讷。我心想怎么比国内的孩子还内向呢。很快我就知道我错了,从第三周开始,学生似乎摸透了我的脾气,知道我是个软柿子,说笑的说笑,玩闹的玩闹,随心所欲的像几个幼儿园小朋友。我一定要很用力用很大声,他们才会稍稍注意下我。好在点读和练习都做的不错,除了嗓子疼,我倒是爱极了这种活跃异常的课堂氛围,至于引导他们更多的注意我,则是中国文化大显神通的时候了。
    隔三差五,空闲时间教教他们剪纸、书法,仅仅是中华文化的皮毛就足以显示出巨大的吸引力了,他们说汉字che bella,他们晒自己做的剪纸,他们问汉字这种神奇的东西是谁造的!他们逐渐在我说话的时候保持安静,在我不说的时候滔滔不绝。
    我十分好奇这群天使与魔鬼混合体的孩子们有什么梦想。
    玛利亚,伶俐可人,是学得最好的女孩儿,对语言有天赋的才能,她说我以后想学习各国语言,走遍世界。
    古丽,娇憨萌妹子,她是左撇子,用左手拿毛笔让她痛苦了一节课,皱着眉头问:老师,我要怎么做?下个星期,左手已经拿的有模有样了。每次见我,会用手摆个桃心给我看,说“爱你”。她以后想做OL。
    王灵,眼线御姐范儿十足,内心其实是个童心未泯的漫画家,连带喜欢日本动漫,还会唱两句日文歌,我看到这场景总是有些刺眼,赶紧教她唱茉莉花,觉得茉莉花太慢就教流行歌,总有一款能抓住他们的心。虽然我平时也听日文歌,民族自尊心自豪感在教汉语的时候出现频率特别高。
    贾科莫,平时一副正太软萌样,总是默默的帮我操作投影,学习钢琴多年,他说,我爱音乐,以后要做钢琴家。
    达斯诺,是个小帅哥,性格开朗,热衷于一切男孩子的爱好。一次偶然我才知道他身世很可怜,没有父母,寄住在亲戚家中。不由得对他多出几分关爱。他思考一会,说“我想做journalist……journalist中文怎么说?”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喜欢写东西,想到处去采访,我说,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去中国采访。 


    有时候,我会在夜深人静时想想我十四岁的时候有什么梦想,那时的我想做老师,再往前,想做服装设计师,再再往前,还是想做老师。再往后明白了梦想的真正含义就不敢说出来了。但是,我现在真高兴做到了我最初的梦想。
    在教的所有班级中,我最爱的是Tolentino2班的孩子。二十四岁的我和十四岁的他们重叠。 连同最初的梦想。

王昭然 意大利马切拉塔大学孔子学院志愿者

©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孔子学院管理处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Email: cll@bnu.edu.cn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