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交流之窗» 志愿者之声
被偷走的那一年

从2013年9月4日那个带着凉意的盛夏的夜晚,我们一行几人背着重重的行囊,带着对未来一年由所有未知而产生的期望、迷茫、恐惧,踏上了飞往意大利的航班。到如今整整十个月,跨越了一三一四的生命和爱,见证了冬夏令时时差的两次变化,现在马上就要告别这里了。这篇迟迟不愿动笔的总结或是感想也到了最后的期限。
    还记得那个时候,家人和小伙伴们在北京航站楼送行,心里有种挥泪作别不知此生能否再见的感觉。夸张了。一年的时间,那时候真的觉得是那么的长,现在看来,太匆匆。这十个月,我们经历了最美好的年岁。还记得圣诞的时候和法国的汉语教师志愿者聊起来,她的话一直记在我的心上,也是第一次让我对这次为期将近一年的意大利汉语教学之旅有了触动。她说,你那么喜欢穿越的情节,你不觉得我们就像是穿越了吗?突然之间,到了一个与以往完全不同的陌生的地方,身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与以往的一切都断裂开,一种全新的经历。
    一直也想自己写篇总结,算不上游记,也不算太有教学工作的借鉴意义,只是争取将自己向来散漫的思想和零碎的记忆串起来,归到一处。不久前,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结束意大利的教学生活了,那时候和刚刚任期结束回国的学姐朋友们交流,大家心里都有一个一致的感觉。所以在那个时候,即使还没有动笔,文章的题目却是一早就想好的——就像穿越了时空一样,这是“被偷走的那一年”。

    我们是来工作的。
    在我看来,到国外来做汉语教师实在是一件很棒的工作。但是对于初来到国外的时候很多人的感受,我想对很多人、也对那时的我自己说这句话。“我们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吃苦的。”
    因为任期已近结束,我可以把这一感想完整地写出来。对于很多没有从事过国外汉语教师志愿者工作的年轻人来说,往往会有走进误区和迷茫的感觉。一个尤为惨烈的错觉是,认为是来受苦的。这并不是一句玩笑,也请大家做好思想准备。虽然我所在的孔子学院的条件还是不错的,但很多时候很多地方是没有那么好的。因为在国外教学,即使是欧洲地区,众多孔子学院的所在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发达与优渥的生活条件。提供给教师和志愿者的更不会太好,甚至会处在城镇乡村。用同学的话说,是“就像山里一个发展还不错的村子”。并且有时候由于文化和国家的差异,还会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待遇。语言的不通、居住环境不适应、孤身在外、经济的拮据、期望与现实的落差等等众多方面的压力会让大家在一段时间里都处在低潮的情绪里。
    但是,what the matter is, 这所有的困难都没有所认为的那么严重。我们不是孤身一人,我们有组织,有学校,有汉办的支持。而其他的问题都可以在适应一段时间后自动的克服,转化为对当地生活的融入和喜爱。而不公正,只能说,众多的文明或者不文明都只是习俗和观念上的差异,没有高低之分。不卑不亢,从容淡定。
    除此之外,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却也不算太短。这一年,在我们教学的时间空间里是缓慢流逝的,是将近静止的,是动态中的静止。所以我们的幸福是可以享受一年美好的闲适的时光。但是对于国内来说,却仍是在高速前进运行的。我们的同学们同伴儿们在不断前进着冲刺着。我们空缺了一年的时间,这一段时间国内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会是悲伤的事情,会是美好的事情,更多的是错过的无能为力的事情。

    我们是来工作的。
    对于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带着青春和活力来到了向往的国度,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享受当下,享受生活。这是对的,以后想起来都还会无限怀想。但是,“but之后是重点”。从来都不应忘了,我们是来工作的。
    在国外的孔子学院和各地中学教学一年,在工作中会找到无数的乐趣和成就感。有时候这些欢乐会超越仅仅在国外享受生活。我学姐和我说过,“你会觉得一个礼拜下来最开心的时候是去上课的那几个小时。”我深深赞同。意大利的人民是最为友善的人民,而对于老师来说,意大利的孩子是天使。每每走进学校,就会感觉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课上能够成功的把所有学生的目光和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看到他们在做练习时对于学到的语言成竹在胸的表情,自己故意犯个错误引得众人集体激动又努力的给我纠错,以及面对不记得的句子时讶异和逗乐的表现,这实在是让心中充满正能量与成就感的事情。在课时之外,听到他们突然集体唱起的生日快乐歌,或者歌神哼出的《北京欢迎你》,用标准的汉语和灿烂的笑脸和你打着招呼,亲切的拥抱......所有的一切都无时不在向你传达着“I Love You Too!”的信号。


    我得记下帮助我上课的助教对我的评价,“亲切又不失老师的威严,恰到好处,知识学到了,学生们也很喜欢你。”这是我自豪的资本,是我每每想起来就会美滋滋地笑出来的话。但客观评价我所有课时的教学,很多时候是愧疚的。古时皇帝有罪己诏,我也该写写罪己书。
    作为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回顾一年教学经历罪己书:
    1.对所有的班级的学生未能做到完全的一视同仁。在教学过程中会发现不同学校班级的学生生源情况真的很重要。有的班级学生都很乖很努力,有的班级很活泼很好学,还有的班级会缺乏纪律性。这些情况在我一接手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对于弱一些的班级一直想要努力的纠正却往往显的无能为力,使得自己在私下里会偏爱些那些优秀可爱的孩子。在调整课程的时候宁愿选择路程上更遥远更辛苦的学校只因为更喜爱那帮孩子。
    2.没有成功树立老师的威严。承接上一条,孩子们都是活泼的,难免会有班级学生有时候表现得课堂秩序不好。如果一个班级的多数学生都是这样的,我往往就显得弱了,底气不足了。我给自己找的客观理由是因为我们是选修课,老师几乎没有任何权利,也没有实际有效的办法可以惩罚那些顽皮的学生。但一个老师很多时候没有该有的威严,这是不可否认的一大失败!
    3.没有安排好所有课程的进度。从课程进度上分为两个阶段,前一个阶段在按部就班进行语言教学,后半段一个时期由于想要学生参加汉语级别考试而所用教材完全不符有些心浮气躁。在学年的中段,有三个星期左右的时间由于我过于注重突击考试考点而忽略了课堂活跃性,使得教学气氛处于低气压。后来自己调整过来放松了进度,只让学生参加低一个级别的考试,课堂才重新活跃起来。但我仍不知道这一选择是否正确。
    4.侧重有偏颇。我们进行汉语教学的志愿者,都希望做到以语言为载体进行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使他们理解、热爱中国文化。在讲课的过程中我用很少的课时尽量去做了,向他们展示和讲解,但收效不明显,所以在后期的教学中就省略了这一部分。同时,语言教学“听说读写”,我过于侧重他们的“听说读”的能力,对于“写”汉字却联系的很少。这是我的一大遗憾,希望以后的志愿者可以给他们纠正。

    我们是来学习的,是来历练的,是来成长的。
    在国外做志愿者的这一年,有苦有甜,有收获有遗憾。现在想来,也许可以归于一句:人生,应该有计划。
    即将离开卸任了,有几件自己挺遗憾的事儿。一是在这儿快一年,当时却觉得时间短而完全没有学习这边的语言。二是只是守住了自己的本份,没有为孔院更多的分担。意方的院长可能只能给我打个六十分。 三是跟着一位学识渊博而且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碰到的那么好的领导和老师却没有向他好好学习什么。四是,呵呵,守着意大利,每星期城里的足球场都有几场足球演练和比赛,却从来没看过一场。
在出来工作之前,我的导师一再叮嘱我要充分利用这一年的时间锻炼、学习、感受。要努力做到让双方院长满意,要补台不要拆台,要努力配合别人,一直保持积极的态度,要培养自己的独立性等等等等。不知道自己算是完成了多少。有太多遗憾。要离开了,觉得一年太短。一年的志愿者国外教学经验,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再做了,应该始终一腔热血地去教学去学以致用。趁着年轻,不用总考虑一件事的得失辛苦,好不好都要自己去体会,阅历是最重要的。
    但是还是幸福的,就像在另一个梦幻的平行时空生活了一年。没有看到很多也看到了一些,没有体验很多也体验了一些,没有成长很多也成长了一些。交到了几个难得的推心置腹的朋友。
    马上要回国了,要考虑完成学业和找工作的问题。要从老师回到学生的角色,不能再别人说一句“去上课了吗”脑子里出现两种考虑,“你是说我去给学生上课还是我去听老师的课?”要再次走在通往学校食堂的林荫道上,就好像电影里的镜头,时间静止过。我在一年前的夏天走在那条站满学生的林荫道上,然后时间静止的那一刻我抽离了,到了另一个时空,在同样的夏天的同样的日子里,我回来降落在那条道上,静止的人群都开始流动,熙熙攘攘,我茫然,然后继续前行。而其实,周围的人流早就走过千千万万次了,早就不一样了。这种感觉和想象会很深刻,所以就像——“被偷走的那一年”。
    呵呵,其实,所有的美好,所有的起伏,所有的情绪,从一个盛夏到另一个盛夏,所有的色彩斑斓,都只是——匆匆那年。

杨濮瑜 意大利马切拉塔大学孔子学院志愿者

©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孔子学院管理处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Email: cll@bnu.edu.cn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02号